综合

收音机

2019-09-14 06:13:2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
邹长青有回讲孝心,硬是从牙缝里挤出了那么几个小钱,买回一台收音机,送给了父亲。
父亲初持手中,却又不晓么摆弄,只是捧在手中,呵呵直乐。偶碰一方黑物,咕咚一声,内里爆出一声脆音,格里葛里,哼唱起来。父亲听了,先是惊悚,次是惊奇,再是惊讶,又是惊叹,口中只在一个劲地叨念:“么就进去了呢?么就进去了呢?”边说,边上下左右,观瞧。
邹长青这时从房里出来,见了,问。
父亲头都不抬,答:“人。”
邹长青先是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,却又不知么答复,想了会儿,邹长青才笑着答:“电。”
父亲听后,这才抬起头,莫名地看着邹长青,疑惑地问:“电是个么家伙呀?”
邹长青却又不知么回答了。过了会儿,邹长青才诺诺地答道:“就象血一样。有了这血,这收音机才能活过来,才能唱歌,才能说话。”
父亲“哦”了声,表示明白了。过了会儿,父亲又问:“那这人,么进去了呢?这小的个匣子,他们在里面不吃不喝不睡磕睡不屙屎撒尿?”
邹长青听了,始觉头疼了,也不知道该么回答了。好在邹长青还见了些世面,也读过几本书籍,邹长青眼珠子一转,回道:“就象那留声机样,都安装在里面了,听时,再打开,就唱歌了,就说话了。”
父亲又“哦”了声,也不再问寻了,只专心听去了。心里却还在惦记着内里的那些小人。
有回,邹长青回来,见父亲站在台阶边,举着收音机,神情是那么的专注,额头已沁出大颗的汗珠,汗珠正一颗一颗往下滴落,父亲却浑然不觉,还是那么举着。举着。
邹长青惊奇地问:“搞么家?皇火辣日头的。”
父亲嘿嘿一笑,回道:“今日有空,晒下,晒下。”
邹长青听了,哭笑不得,却又忍耐不住心中的好奇,站在树荫下,问:“你郎晒它搞么家?”
父亲瞪起眼珠子,一本正经地答:“老关到屋里,长霉了么搞?”
邹长青猛地跑过去,一把夺过,恨恨地答道:“再晒就跑了。”
父亲这才放下已酸麻的手臂,边活动,边嘀咕道:“还这姣贵呀,你不早说,害我都晒半天了。”说完,又觍着脸,挪到邹长青身边,怯怯地问:“那它,那它以后就不唱歌不说话了?你还是跟它说些好话,叫它们都回来,好不好?好不好?”
邹长青见父亲那可怜兮兮样,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,末了,还是忍住笑,一本正经地答道:“好吧,好吧,我去跟它们说说,说说。”
父亲这才如小伢样嘻笑着,转身跑进屋去了。
邹长青这才几步跨进房,关上房门,嘻哈不止了。
可没过几天,又出状况了。
这日,邹长青放学回家,老远就看到父亲站在门口,屋里,时不时的还传出母亲的数落声:“这么搞?这么搞?伢回来了,看你么说?么说?”
邹长青急忙走过去,慌忙问道:“么啦?么啦?这血?这血?”
父亲见了,长舒口气,愁苦道:“今日回来,见没得么声音,我跟你姆妈好说歹说,才杀了只鸡子,把那血抹在了这上面,打开,声音还是小,我又拿起血碗,从那缝里灌进,打开,却一点声音都没得了。你姆妈埋怨我,说要等你回来了再搞。”
邹长青这才放下心来,却还是紧问一句:“人呢?人没得么事吧?”
父亲一听,欣喜地答道:“没得么事,没得么事,就是它没得血了,不响了。”说完,将那收音机递了过来。
邹长青接过收音机,掏出手帕,拭去鸡血,从书包里拿出螺丝刀,拧开,看了看,见上面都糊了血,估计收音机报废了,有心想埋怨几句,抬眼瞅见父亲母亲一脸的紧张样,邹长青忍下了,转而和颜悦色道:“人没得么事就好,收音机我明天拿学里求老师看下。”
父亲母亲听完,长舒口气,双双下厨房,收拾鸡子去了。
望着远去的父亲,邹长青竟一脸的苦涩,没想到,自己的一片孝心,竟搞出这多的不是出来了。所喜还只是杀了只鸡子,倘父亲要是再大胆些,用刀划破了自已的手指,搞出个么三长两短来,自己这番孝心,也就成了害人心了。
后来,邹长青扯了个谎,再也不敢把收音机拿回家了。
父亲没事时,端了条板凳,坐在门口,口中只在一个劲地念叨:“收音机。收音机。”

共 15 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故事诙谐,收音机的风波,读时让人有点尴尬,想笑,又笑不出来。感谢赐稿。欣赏佳作。【编辑:至简】
1 楼 文友: 2017-04-1 16:59:16 问好。期盼新作。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7-04-1 19: 2:47 谢谢。问好了!
2 楼 文友: 2017-04-15 1 :14:04 作者有丰富的想象力。且语言诙谐。独来令人捧腹。但也透着温馨。一篇弘扬正能量的好小说。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7-04-15 18: 8:59 谢谢。问好了!婴儿有眼屎
脚扭伤没消肿可以热敷吗
孩子眼屎多
中风的诊疗方案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