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球

零剑星之刻 第三百八十六章 胜败与面具之下

2019-09-13 19:44:4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零剑星之刻 第三百八十六章 胜败与面具之下

“梅萝小姐,这样可是会输的哟,你真正的力量……不止是这样而已吧?”非银古雷展开身后的刃墙,无论梅萝释放了什么魔法都会被刃墙上的这些匕首刺穿。

梅萝感知着自己已经消耗过半的魔力,正如非银古雷所说,再这样下去一位被消耗的话,会输的一定是她。魔法在非银古雷面前已经是行不通的了,除此之外,只有用物理的攻击才能和他抗衡,那么长时间他只是不断的做出防御,丝毫没有进攻的意思,看来自己被小看了啊。

“多尔赞……风神的弓啊,箭矢划破天际,闪烁吧――烈阳之火!”

非银古雷的眼神中突然露出一股兴奋劲,大笑道:“就是那个吗?!哈哈哈,终于肯用出真本事了啊!裘德里兰??梅萝??阿雷斯特!”

随之出现的是漂浮在空中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轮盘,它的金光铺满了大地,但却没有让雪消融的能力。梅萝唤出一柄经常用的剑,猛地掷向太阳轮盘。

“十二刻。”梅萝的眼球一瞬间充满了金光

,头顶的轮盘随着她的声音开始顺时针转动起来,发出巨大的响声,那声音震撼着心脏,非银古雷也忍不住地颤抖了一下。

“粉碎吧。”

非银古雷身后的刃墙顿时破出一个大洞,从那洞向四周扩散开来,所有匕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开始快速溶解在半空之中,就像是活活被什么东西吞掉了一样!

“什么……”非银古雷看着身后被溶解的刃墙发出惊叹的声音,虽然从墨本哈菲那里听说了梅萝的终极武器,但没想到它的力量竟然会如此强大!

“十二刻的能力是――摧毁禁力。”

“呃……”非银古雷突然说不出话来,摧毁禁力?!这种夸张的事情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!

“想试试再召唤一次禁器吗?”梅萝缓缓问道。

非银古雷咽了口唾沫,体内的禁力的确已经被摧毁了,不过梅萝刚才说十二刻,那么在它之前的十一个能力都是些什么?

“ok,是我输了。”

“啊?”梅萝有些怀疑地看着非银古雷,他已经扔下了腰间的十字剑,双手举过了头顶,看起来的确是有投降的意思。

“面对这样的能力,明明知道打不过还要硬上,这是有勇无谋的表现。”非银古雷把手抱在头后面,一步一步离开原地向梅萝走来,“这样可以放心了吧?”

看了一眼非银古雷与黄金十字剑的距离,很安全,而且就算是这个时候他释放魔法也不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,但还是小心点比较好,墨本哈菲的使徒不可能就这样背叛她的。

“既然我已经投降了,就没有必要把那个东西继续挂在那里吓人了吧?”非银古雷轻声问道。

“不行。”梅萝坚定地否决下来。

非银古雷耸了耸肩,眼睛瞟了一下被金光包裹之下的轮盘:“算了,无所谓……”

“……反正我也已经知道那东西的弱点了。”

梅萝意识到不好,刚打算将轮盘调动到其他位置时,非银古雷竟然突然握住了那把黄金十字剑!他是怎么做到的?!一瞬间就把那么远的十字剑拿了回来!

“线……”梅萝这才注意到,在非银古雷的腰间与那把黄金十字剑的剑鞘上,连着一根银色接近于透明的钢丝!

剑被非银古雷迅速掷向轮盘中心,正好卡在指针转动的轨迹上!

“哧――”

呼吸在一刹那急促起来,刺进腹部的利剑让她觉得身体顿时冷了下来,血液的颜色在视线中喷出,似乎溅到了脸上一样,灼热的液体顺着肚子流下,很快,视线中的一切都归于模糊。

“梅萝!!!”

“你的对手是我。”

“轰!”

看见梅萝倒在雪地上,身下一片白茫茫的雪花缓缓被染成红色,星寒一拳砸在康多的甲胄上,不知为什么,这一拳的力气极大,活活将他从原地轰飞了出去!

“该死,小看他了吗。”康多快速在空中调整身形,落地的一瞬间便朝着星寒冲刺了过去。

“给我滚开!”

……

“梅萝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哼,看来已经有人先失败了啊,卡缪尔大人。”罗尔也听到了星寒的悲鸣,的确,一股强大的魔力源正在缓缓消失不见。

“少废话,看来只有杀了你才能帮梅萝报一部分仇了……”卡缪尔强忍着心痛一剑刺向罗尔的胸口。

“叮!”

罗尔轻松地挡住万刃之樱,笑道:“卡缪尔大人,和刚才相比,你的刀好像有些变慢了啊。不过失去了妹妹的情况下,还能做出战斗欲望的女人,还真是可怕。”

“修罗,卡图尔,万方之刃,聚集!”

万刃之樱的剑身开始膨胀起来,从一柄细剑慢慢蜕变为一把足足有半米宽的巨剑!

“这是准备动用终极杀招了吗……”罗尔开始了警惕,从来没有见过万刃之樱的这副形态,甚至是根本没有人见到过,说不定连赠与她这把刀的王都不曾知道它的这种力量!

“落刃,万樱!”

巨剑中猛然祭出一股粉色的魔力,不由分说地轰击在罗尔身前展开的防御上,无形之刃被冲的七零八落,甚至有的已经破开了口子,那些冲进防御内部的魔力瞬间刺穿了罗尔的右腿!

“呃啊!”

“很疼吧?接下来,撕碎他!”卡缪尔将巨剑对准罗尔的位置,剑尖开始缓缓显露出那透明部分的刀刃,就在魔力冲击停止的同时,接近半米的刀刃瞬间贯穿了罗尔的身体!

“卡……”罗尔似乎还想挣扎一下,但嘴里冒出的血花已经不允许他继续存活下去了。

“乖乖的去死吧,罗尔。”

“轰――”

罗尔的体内产生了剧烈的爆炸,将他整个人都炸成了血舞,弥漫在空气中最后沉淀在雪地上。

“罗尔被干掉了?哼,果然是裘德里兰贵族最强的人,有和超越者一战的能力吗。”非银古雷望了一眼发出爆炸声响的森林,摇头感叹道,趴在脚边的梅萝好像还有一息尚存,他看起来不着急那么快了结她。

“呃啊啊啊啊!”

“切,这家伙的力量怎么突然提升了那么多……”康多完全扛不住星寒的一顿斩击,剑上已经开始出现了残破的缺口,上面的血量标识也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左右。

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”

看似毫无规律的剑术,康多竟然会被这种力量压制住,仅仅靠蛮力就能拉开那么大的差距,再这样下去的话,说不定就算药水的时限结束之后,第一个死的会是自己!

“喂喂喂,康多,你行不行啊,看起来完全被压制了嘛~”站在一旁的非银古雷笑道。

“没你插嘴的份!”康多大声回了一句,紧接着被星寒一拳轰在胸前的甲胄上,连胃液都被打了出来,“咳、咳……”

“看到朋友危在旦夕时激发的力量暴走吗?真有意思呢,主人可没有提醒过我们要小心这一点啊。”非银古雷看着略占下风的康多,他从来没想过一个超越者竟然会被单纯的蛮力压制成这副样子。

“呃……”

“梅萝?”

听到梅萝的声音,星寒突然停了下来,也就是这个时候,他露出了最大的破绽。

“唰――”

康多的剑异常快,在星寒愣神的一瞬间,竟然在他的四肢以及脖颈上纷纷留下了剑痕!

“啊!”星寒快速向后撤去,梅萝微弱的魔力源让他十分担心,随时都有可能死在这里,而自己现在需要面对的是拥有极强剑术的康多,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对自己发起突袭的非银古雷,“可恶……”

康多的剑术倍感熟悉,仿佛是某个交过手的人,但他的脸上盖着大半个面具,几乎只露出一只眼睛,这样根本没法断定是谁,眼神中也只是感到一丝陌生而已。

“还剩下十分钟,星寒,你输了。”康多将右手摸向腰间,慢慢抽出一柄长剑。

“双刀流……不对……”看着康多的持剑方式,他似乎没打算同时使用两把剑,但是脑海中隐约开始浮现出答案,“用两把剑的人……”

用两把剑的人,但却不准备同时使用这两把剑,既没有双刀流的起手动作,也看不出下一剑的方向,实在令人难以捉摸。

“难道是……”

记忆的碎片慢慢拼凑起来,在这之前所发生的每一件事,卡塔尔的偷袭,安莉叶的决战,罗杰尔的守门,罗尔的死樱千华,非银古雷的禁器……

“让我试试能砍些什么出来吧。”星寒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丝笑意,让康多看的有些毛骨悚然,甚至迟疑了几秒才开始出剑。

“呼――”

饮血劳伦快速斩下,星寒瞅准时机,释放了藏在手心的冰系魔法:“咏断,冰之刃!”

“咔!”

冰之刃被拦腰斩断,正当康多疑惑之际,他终于明白了星寒的真正目的。

冰之刃碎掉的一瞬间,星寒几乎是放弃了自己左半身的防御,拼命地将断星划向康多的面具!

“哧――”

面具被一分为二,康多低下头有些羞耻地笑了笑:“哈哈哈,本想着杀了你以后再摘下面具呢,哼,算了,你们已经阻止不了主人了……”

宝宝反复发高烧怎么办
小儿夜间咳嗽的原因及治疗
宝宝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
小儿高烧不退怎么办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