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甲

【菊韵】章县长“当车”(小说)

2019-09-14 07:25:0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
乡里送来通知,县长章明要住刘咀村指挥抗旱,村长刘记着实忙活了一番,他埋怨乡里的通知太晚了,这么重大的事情,到早上八、九点钟才来通知,这让他应付过来吗?
他先到村委办公室打开扩音机,顿时村头的大喇叭响起了他着急的声音:“喂!乡亲们,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,我们县的县长,就是章明县长要住我们村指挥抗旱,请各位村民,快来村委会商量事情,一家派一个代表,少一家不来都不行。”
他这一通知,小小的村子不平靜了,要知道多少年来,能有县长光顾这偏僻的,几百多口人的小山村,实在是多少年来小村的头等大事。于是村民们爭先恐后涌到村委小院,听村长发号施令。
人到了一院子,人们议论纷纷。这个说:“县长会住咱这个小穷村,咱村可要沾光了,他一来,抽水机、喷灌机肯定也来了,这抗旱我们就不上愁了。”
几个年長的议论说:“这收罢秋都两个月了,一滴雨也不下,这小麦种不上,明年吃什么呀?”
“该遭年景了,你说说现在这人作孽成啥样啦,把白馍馍都扔给猪、狗吃,老天爷就是要惩罚这年轻人,让他们受受饿死人的罪,才会知道锅是铁打的。”
“……”
刘记见大伙乱嚷嚷的,就站在小院当中的石磨盘上,向大伙摆摆手说:“我说乡亲们,县长还沒到,咱这小村子第一次接待县长,咱们呢?要把县长接待好。”他指了指村里有名的厨师刘二,“刘二!你过来!”
刘二往前挪了挪,“你叫我干啥?”
“是这样,我给你一百元钱,你赶紧去集上买吃的东西,县长来的头一顿你要安排好。”
刘二接过钱领命而去。
“再一个呢?县长是来指挥抗旱的,我们要行动起来,男女老少,盆盆罐罐,担挑车拉齐上阵,作个轰轰烈烈的样子,县长来了,是不会忍心让我们这么干的,只要我们的精神感动了他,他说句话,抽水机,喷灌机就会给我们送来的,就这样,今天上午全部都到黑龙潭挑水去。”
院子里的人群散了,各自回家,担上水桶,赶上毛驴车,稀稀拉拉的往西沟的黑龙潭去了。
通往刘咀村的土大路上,一辆崭新的军绿色吉普车扬起烟尘,向刘咀村开来。县长章明没带随从,一个人自驾车,他手扶方向盘,车子走得很慢,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干旱的土地,一坡一坡的梯田里没有人影,沒有县东部地区那种马达“嗡嗡” 的响,井水“哗哗” 流的抗旱景象,这西部的丘陵区是土地在等待,人在等待,在等天发慈悲,降下大雨。他深感问题的严重性,根据中央气象台预报,再有一个月,这个地区也不会下雨,等天靠雨,是没有指望的。他这次亲到县西指挥抗旱,首先要解决乡村干部的等靠思想,不作为。土地分到户了,农民自由了,很难统一指挥,这也是实际情况,但共产党的干部就是要迎难而上,带领广大农民战胜干旱,战胜老天。
吉普车到了刘咀村口,刘村长忙迎了上去,车停了,他走上前,拉开后车门,见车后座没有人,就问驾驶座上扶着方向盘的中年人:“怎么就你一个人,县长没来?”
章明没有回答,自己下了车,握住刘村长的手,“啊!你就是村长刘记同志了?”
“对!对!章县长他?”
“他来了,不正在同你握手吗?”
“哎呀!”刘村长恍然大悟,“原来是县长您自己开车来了。”
“刘村长,我计划在这里长住,把行李都带来了,老百姓欢迎吗?”
“全村人都热烈的欢迎,县长能驻我们村,实在是村里的一件大喜事呀!”说着,刘记忙把吉普车里的行李背包拿了出来,“章县长,就先住到我家吧!”
章明同刘记一起,进了刘记的家,小小的院落,一幢上三间下四间的瓦房顶小楼干净雅致,院内设施井井有条,农家庭院再也不是六、七十年代的破烂相了。
刘记把章明迎到二楼客厅坐下,刘记端上一杯早沏好的茶水端上,章明喝了一口茶说:“刘村长,你们村的抗旱工作进行的怎么样,你先说一下吧?”
“章县长,莫慌吗,您开了一路车,鞍马劳顿,吃过中午饭再工作吧!”
章明走出客厅,看到楼下小厨房人影晃动,烟气腾腾,香气扑鼻,他返回客厅,对刘记说:“吃饭事小,抗旱事大,这样吧,我的吃饭问题这样解决,我上各家吃派饭,县里给驻村干部有生活补贴,你就不要张罗了。”
“那怎么行,村里安排你的吃住都在我家。”
“为了工作方便,我可以住你家,吃饭问题,县里有规定,发扬老工作队下各家各户吃派饭的老传统,如果你不给派饭,那我就挨着户要饭吃。”
章明边说话边往楼下走,刘记不情愿的跟着出了门。小小的刘咀村,几百亩耕地,分布在高低不平的两条土岭上,土地干渴得在烈日下都裂开口子了。
章明指着一块干裂的土地,生气的说:“地都旱成这样子,你当村长的会坐得住么?”
“坐不住也没用,又不会呼风喚雨,不过,由于连年丰收,农民的存粮大囤满小囤流,二年不收不算问题。”刘记不以为然的说。
“什么?这就是你当村长的认为么?农民手里的粮食够吃二年,可解放军,城市居民也有二年的存粮?我的村长同志,全国一盘棋,国家长治久安,最基本是要人人都有饭吃呀!”章明的语气有些发火了。
几句话说得刘记回答不上来了,脸儿一白一红的。
“水源在那里?有机井吗?”章明在问。
“机井沒有,只有黑龙潭那里的水常年不断。”
“好,我们去看看。”
他们沿着崎曲的小路到了黑龙潭,水潭边三三、两两的村民都坐着聊天,谈闲话,汲水的工具扔了一地。他们看到村长陪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,知道是县长来了,都面面相觑,瞪圆眼睛看着县长。
章明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潭水顺着河沟,悄无声息的流去,心中叹道:这么好的水源,不利用白白流掉,真是太可惜了。他查看了一圈,对刘记说,“我们再转一转,让大伙都回家吧,晚上再开村民会,让大家都出出主意,想想办法。”
“大伙会想出什么办法?这里原有个抽水站,土地分田到户以后,连年风调雨顺,谁还用它?结果电线让小偷割跑了,抽水机让收废铁的收走了,眼下,一没钱买电线、水泵,二沒有了渠道,怎么把水送到田里?要是县里能给调来几台喷灌机就好啦。”
“这下你的真实想法算是暴露出来啦,我这次下乡就是要解决村、组干部的等靠思想。你要喷灌机,县西几万亩岭地都问我要喷灌机,钱从那里来?我是县长,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,不是财神,不是上帝,我们共产党的上帝是人民,要发动他们,依靠他们,广大农民是会自己解放自己的。”
“群众” 现在的群众你会依靠吗?”刘记小声的嘟哝着。
章明的中午饭是在村东头头一家刘槐家吃的,吃的是鸡蛋捞面条,有大蒜汁和辣椒油,让章明吃的大汗淋漓,味沁心脾,吃后章明留下五元钱。吃饭后章明回到刘记家,村里男女老少都想见见七品县令是什么样子?刘记家的小院子人挤的满满的,章明对刘记说,“刚好群众都来了,干脆开个群众大会吧。”
于是刘记站在院内的石桌上,清了清嗓子发言了:“我说大家伙都别再吭声,找个地方坐下来,让咱章县长给大家开个会。”说完率先鼓起了掌。
大伙也都鼓起了掌,章明也上了院内石桌,开始讲话了:“乡亲们,我这次驻咱村的任务,不说大家也知道,就是抗旱,同老天爷作斗争,这斗争怎么作呢?就是同大伙一起想想办法。我们村有黑龙潭这么好的水源,只要把水利用起来,村里这二百来亩地,有半个月就会种上秋庄稼。我和村长同志初步计算了一下,要把潭里的水引到岭上的田里,要买一台四吋水泵,一台十千瓦电机,一百米电缆线,二百米塑料软管子,这些东西算到一起,要人民币六千元,这六千元大伙讨论讨论,是怎么个湊法?是均摊?还是谁受益谁出钱?咱们大家要议论出个办法来。”
章明这一番话,把大伙心里说的透亮,县长是不会平白无辜给他们带来抽水机,喷灌机的,一切还是要靠他们自已,这六千元,平均到每人是几十元,分到一家就是上百元,上百元不如买些粮食储备起来,比买那水泵呀,管子呀,抗旱过后没人管理还是损失掉。大伙“叽叽、喳喳” 议来论去,有的偷偷溜了,没动的见人越来越少,就也走了,偌大的院子,刚才还热气腾腾,热热闹闹,一下变得冷冷清清。
章明独独的站在院中间,他心里着着火,他想发火,对谁发呢?发了火就能解决抗旱的首要问题吗?刘记看县长楞在院中央,怯怯的走上前:“章县长,进屋歇会吧,我说现在的群众是散沙一片,指靠不住吗!”
“咋啦?这群众发动不起来就算啦?不行,谁叫我们是共产党的干部,共产党员,我们要想办法,我看去贷款也要把设备买回来。”
“贷款当然行,可谁都知道村委会是个空架子,没有实底子,银行、信用社最怕同村里打交道。”
“不管怎样,我们可以去试试吗,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,我先和县水利局联系一下,看有没有我们要的物资。”
章明说着,打开手提报话机,向传呼台呼叫:“我是县委二号,请呼叫水利局一号。”
一会,报话机传来了水利局长的声音:“章县长吗?有什么重要指示?”
“我说你们物资站有沒有四吋蛟龙水泵,有没有配套的电机,电线,还有塑料软管?”
“这些东西都有,你要多少?”
章明苦笑了一下:“还要多少,这一台还在转钱的紧,这样吧,我写个条子,你先让把货发了,我明天派人给送款子怎么样?”
“这……这,我们物资站是承包了的,这你是知道的,不过县长说明天送款,我能不相信么?可千万别让夹了我的手哟。”局长说话有点吱吱唔唔了。
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章明关了报话机,转身对刘记说:“你马上找辆货车,带上我的条子,先把设备拉回来,我们两个去信用社去贷款。”
刘记去村里把货车找来了,章明递给司机一张条子,刘记看清楚了,那是张欠条,章明告诫司机,今晚上必须把设备拉回来。
这时天已经快黑了,章明拉刘记上了他的吉普车,他们要去乡信用社贷款。车上,刘记想到村里给县长找了这么多麻烦,进村后马不停蹄的跑到天黑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们到了乡信用社,社主任见县长驾到,忙迎到办公窒坐下。章明向社主任说明了来意,社主任面上有难色了:“章县长,我们这小小信用社,资金有限,贷出去的款收不回来,资金周转不灵。再一个往外放款,总社有规定,对村委会是不打交道的,我们这个乡二十几个村委,个个都欠我社里有钱,你问问刘记,他的前任村长贷的二千元钱,我们信贷员催了几年,找刘记他让找支书,推来推去。要把款贷给刘记这个村,除非有财产抵押。”
“那如果没有什么可抵押呢?”章明追问一句。
“章县长,不是不给你面子,实在是没有办法。”社主任无奈的说
章明有点为难了,他在信用社办公室踱来踱去,用眼瞪瞪刘记,你这个村长是咋当的?是个信用社的不信任户。不过这时埋怨、批评都解决不了问题,怎么办?突然他看到自己开来的吉普车,“对,把吉普车押上去,这总不会让社主任为难了吧。”
“哎,那怎么行!”社主任沒料到县长会来这一手,县长押了车子,耽误工作谁负责,忙说:“章县长,您一定要给刘咀村贷款的话,拼上我这个主任不干了,我来给他们担保。”
“那不行,就这么办。”章明把车钥匙,行驶证放在社主任办公桌上。
社主任头上冒汗了,但看着章明不动声色的表情,急急忙忙叫来信贷员给刘记办好贷款手续,把六千元现金交到刘记手上。
一切办好了,章明和刘记走出了乡信用社,天全黑了,刘记把章明领进了一家小饭店,“章县长,人官肚子不官,我们吃饭吧!”
“你这一提醒,感到肚子真饿了,简单吃点,不喝酒,一人来碗烩面,有俩小菜就可以啦。”
刘记了解了县长的脾气,就按他说的简单吃了饭,二人步行往刘咀村走去。为了刘咀村,县长由开车成了步行,他太过意不去了。
在夜间十来点钟的时侯,刘记和章明进了自家的院子,院里亮着电灯,一院子人在院里显得熙熙攘攘的,他们在干什么?
原来,设备已从县水利局拉回来,村民听说县长为他们村抗旱,把自己坐的吉普车抵押给了信用社,都太过意不去,就都自动来到村长院子里,在等侯章县长和刘记回来。
章明和刘记一进院门,年近七十的正祥大伯一把拉着刘记,“啪” 的就是一耳光,刘记摸着发烧的脸不知所措。
老汉手指着刘记:“好啊!你当的什么村长?几千元钱就把我们刘咀村几百多口人的脸丟尽了,几千元钱让人家县长把车都‘當’ 掉啦,全县人知道了,我们刘咀村的人咋往人前站?”老汉气喘吁吁,说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章明忙拉住老人的手:“大伯,你消消气,只要大家伙把庄稼种上,明年有收成,我不坐车也值呀!”
“章县长,你是不知道,我们村上的人是多么不知好歹,政策改革了将近十年,那一家都有钱,都住的小洋楼,这几千元钱搁到一家也算不了什么,都是刘记这小子,不把大家往正路上领,认为花大钱买水泵抗旱不划算,啥叫划算?只要利国利民就是划算。”老汉说完,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手巾包:“县长,这是我的零花钱,有百十元,你收下,把钱湊齐还信用社,你不能沒车呀!”
章明捧着手巾包,看着这一包零零碎碎的人民币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
“章县长,为了抗旱,我拿出三百元。”去拉水泵的司机掏出三百元塞到章明手里。
刘记还能说什么呢?他顾不了脸颊的疼痛,大声说:“我出伍百元。”
院里的村民们都坐不住了,纷纷往章明手里递钱,章明喊住了刘记:“刘村长,你和村会计一个记帐,一个收款。收后列一个单子,让大家伙监督这笔钱怎么花?”
收款,记帐,着实让刘记忙了大半天,收到最后,会计公布共收抗旱集资款8010元。数字公布后,村民一再对刘记说,先还了信用社贷款,把县长的车赎回来,然后这才散去。
这时章明口袋里对讲机响了起来,是县委一号呼叫他“喂!是县委王书记吗?我是章明,有什么指示?”
“老章呀!听说你把车子抵押给信用社了,你可不要脑子一热犯错误呀,车子是国家财产,不是你个人可以随意支配的,我的同志,你要好好想一想呀!”
“这件事,我很快就可以解决好,私自‘當’ 车这种行为,我回去在党委会上作检讨,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“有,明天省里有位付省长来视察抗旱,你是县长不接待怎么行,务必明天早上八点钟回到县委。”
“哦!哦!”章明不情愿的答应着,他原计划这次在乡下住上十天、八天,真正切实的把县西抗旱工作抓起来,可计划沒有变化快,身不由已呀,来到刘咀村到明天早上走,也沒到二十四个小时。
这时村头响起汽车声,一溜的车灯,看来至少有四辆汽车,车子到刘记大门外停下,原来是乡长,乡党委书记,信用社主任一群,他们下了车,乡长就大嗓门喊:“章县长!章县长!”
章明迎了出来,见是他们,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“章县长,你怎么能那么做呢?就是‘當’ 车贷款,那也是我们乡里的事情,我们已研究出了解决困难村购买抗旱物资的资金问题,正要向您汇报……”乡长连珠炮似的向章明诉说着。
信用社主任见乡长话说完了才湊了上来,有点愧疚地说:“章县长,实在对不起,你的车子送过来了,这是你的车钥匙,你怎能沒有车呢?”
章明拉着信用社主任的手说:“你做的没有错,你的工作应该那么做,他们村里已把贷款集资了上来,让刘记现在就办还款手续。”
章明在刘咀村住了一夜,第二天一大早,章明告别了相处了一天的刘咀村人,登上吉普车,发动车子,加大油门,风驰电掣般的向县城奔去。

共 5817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县长“当车”给信用社,来支援村里的抗旱,这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,但在筹不出钱贷不出款的紧要关头,那种不顾一切的思维方式又很合乎常理,在当今反腐倡廉的大潮中,这样的县长恐怕是为数不多了,都这样的话也不用反腐了。一个县长的出乎意料之举,也说明了一代地方官员不作为的严重行为,抗旱紧急关头,村里的事情本应有乡级处理,如今县长却亲自出马,地方官员干嘛去了,还有没有为民办事为民服务的意识,所以,这个县长“当车”“当”的好,“当”出了县长的泥腿子精神,也“当”出了乡干部的失职不作为的作风,让村民都感到脸红的事情,这乡政府官员们更是无地自容,给了他们当头一棒。该作品构思巧妙,立意深刻,非常有现实意义,读后让人深思!好作品,欢迎大家欣赏!赞!【编辑:叶雨】
1 楼 文友: 2014-08-05 15:20:54 非常有看点的一篇小说,读后沉思良久,这地方官员让人痛恨,县长之举令人钦佩!极大的讽刺了乡干部的不作为行为。佳作,欣赏了! 文学陶冶情操,文字净化灵魂。
2 楼 文友: 2014-08-06 08:47:25 好一篇文。字字句句地读来,感受颇深,受益匪浅!正反两面人物真实而鲜活字呈现在读着眼前,让人恨与爱清清楚楚,喜欢好结局!
 楼 文友: 2014-08-06 09:56:11 这是一九八八年写的一篇小说,那个年代还是有这样的驻村干部的,现在找不到了,现在年轻人读我小说,会认为作者在天方夜谭。
4 楼 文友: 2014-08-07 14:50:18 过去的干部,干实事,现在的干部,干表面活,干给领导看的。 土著不土男性突然夜尿增多怎么办
宝宝中暑症状
小孩上火
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