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超

换魂人 第十三章 控诉

2019-10-18 06:08:5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换魂人 第十三章 控诉

“小懒猫,还没起床吗?”

刚躺下又被吵醒,谁啊!虽然听上去很温柔,但此刻的我只想睡觉,已经折腾了一夜了,睡个觉就那么难吗?!

我没理这个声音,继续睡,而且说不定可能是自己的幻听。

“太阳都晒屁股了,还不起来吗?”

好像是马医生的声音?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来了?我猛地睁开眼睛,大脑一下清醒,瞌睡顿时全无……可是……咦?怎么天亮了?一分钟之前不还是黑夜吗?

接着我一个翻身,果然!是马医生!看见马医生坐在我床边!

他就这样一直看着我,并对我微笑着,就像一个天使……我忽然扑入他怀中大声哭起来……

本以为太奶奶怀抱是我最温暖的地方,可是没想到那只不过是一个幻影,她只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而已,现在好了,马医生就在我眼前,他就像是一个救世主一样出现在我眼前。

“你的头怎么了?受伤了?”马医生摸着我头上的纱布心疼地问。

听到他这样问我,更是让我回忆起昨晚一整晚的恐怖经历,还没张口诉说,就先眼泪啪啪往下掉,我一定要跟马医生说关于实习护士的事!

“不好意思,你们继续,你们继续,呵呵”。

不知什么时候姗姗站在了门口,我一下没愣过来,但看了看我和马医生抱在一起的样子马上就明白了……我尴尬地推开了马医生,并慌乱地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,心虚地说:“姗姗,你来啦……你……你不要误会,我头上的伤口一直在隐隐作痛。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“呵呵,没事没事,在马老师怀里哭一会就不痛了哦”,姗姗居然对我们坏笑一下,还吐了吐舌头。

天哪,姗姗居然这样说!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!我刚要辩解什么,这个时候忽然又从门口进来一个人。虽然她面带微笑。但我一看见她不由地全身发抖,拼命往马医生身后躲,并恐惧地盯着她。看她有什么动静。

“若蓝,现在才起来啊,昨晚累坏了吧?今晚要吃安定了哦”,她笑起来很可爱。两个深深的酒窝,看上去也很和善。属于那种看上去就很有亲切感的脸,她一边笑着对我说道,一边拿着一个血压仪说:“来,乖。我们先量个血压好不好”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马医生在,所以帮我壮了胆的缘故,我一下就把她的血压仪打翻在地上。咬了咬牙,终于还嘴:“你!你不要在这里装好人!你有本事把昨晚发生的一切讲给马医生听!”

血压仪被我打的七零八落躺在地上。她转身去捡,马尾辫上仍然绑着小鱼发卡,还是那么可爱,可是她的外表和她的内心一点都不成比例!披着羊皮的狼!

马医生一在坐在我床边,被我拉着胳膊,而姗姗居然也蹲在地上帮实习护士捡,看到这里我立刻跳下床,把姗姗拉到一边,小声说道:“不要接近她!她很坏!”

刚才马医生还在问昨晚发生了什么,拉开姗姗之后我准备挡着实习护士的面,把我昨晚所有的委屈都讲出来!昨晚她还威胁我不许“诬陷”她,也就是不许把她晚上值班却在睡觉这个件事说出去,但现在有马医生为我撑腰,我才不怕呢!

可是,我还没开口,实习护士已经捡完,站起来,抢先说道:“马医生,昨晚若蓝可是整晚没睡哦,她非说栏杆会流血,要我过去看下,一开始我去了,并且帮她擦了,以此安慰一下,但没想过10分钟叫一次,一直到后半夜,非要下楼去中心湖散心,我和一个保安都拦不住,她说不让她去就要撞墙,你看,头就是这样撞破的……”…

可恶!她弯着腰对坐在床上的马医生耳边说,说得很小声,但虽然小声,却句句都被我听见!歪曲!扭曲事实!我捏紧了拳头,恨不得马上拔下她身上的那张虚伪的皮,可是姗姗却把我拦住!

而这时候,实习护士又自责地说:“对不起,马医生,我没好好照顾她,保安也是,他知道若蓝和你关系非一般,今天一早就辞职了,他说他实在太内疚了……”

还是很小声,但你要小声不要被我听见啊!故意装作不小心被我听见是把!

“没关系的,不是你们的错,我都知道了,保安早上就已经被我调回来了,你也不用自责,你每晚都值班,以前还能睡觉,现在若蓝那么会闹,还你睡觉睡不好吧,要不要今晚换人吧?”马医生微笑地看着实习护士。

“不用不用!我刚来的,让我多熟悉熟悉,晚上还是能抽空睡的,没事,我来就好,谢谢马医生关心”,实习护士满足地笑笑,她看马医生的眼光中充满了崇拜和敬仰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她一定喜欢马医生!

“马医生!”我大喊了一声,此刻我已经全身发抖,这个世界太恐怖了!黑白可以如此颠倒!但我相信马医生会给我一个公道!

“怎么啦,若蓝”,马医生起来拉着我手,把我拉到床边,我们一起并排坐下,温柔地说:“干嘛那么大声叫我,是不是饿了?我们去吃早饭好不好?”

“不好不好

!吃什么早饭!”我生气地说,不知道为什么,在马医生面前我就像一个小孩子,可以任意生气,任意撒娇,“刚才你一直在听那个女人的片面之词,你要不要停一下我的版本!”

“好好好,原来若蓝小妹妹是为这个事情不高兴,呵呵”,他如一个长兄一样摸摸我的头发,疼爱地说:“那你说,我保证你说的时候,我认真地听,不让任何人插嘴,好吗?”

“好!”我终于笑了,并且看了旁边的实习护士一眼,露出胜利的笑容。

“昨晚我的确看到栏杆在流血,但这是后来的事情,我也没喊任何人!事情是这样的!”我开始慢慢讲来:“首先我听见敲门声,打开门一看,是一只洋娃娃在门口,我就捡起来,那不知道几号房间的病人,一个中年妇女,忽然冲过来抢,还把我推倒在门框上,所以我后脑勺流血了!这个是第一!你们可以查一下,那中年妇女整天抱着一个洋娃娃,你们应该知道是哪个房间的病人吧!”

“第二!”我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实习护士,但此刻我再也没有害怕:“因为后脑勺流血,所以我去了护士台,但是实习护士在睡觉,我把她叫醒后,她帮我打了!但是打完她又睡了,我一直等都没人来处理,于是我坐电梯到了三楼,去看了太奶奶,当我再次返回11层的时候,发现有医生在了,她们就随便帮我包扎了下,走的时候很生气,因为半夜等了我很久才等到,一直在怪这个女人没看好我!”

我手直直地指向实习护士,在马医生面前说出一切,心里好舒服,我指着她,继续说:“但当医生走后,她!开始骂我!因为我和医生说了因为她在睡觉,所以我就自己做电梯下去了,她还警告我,不许把她睡觉这件事情说出去,不然就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她……她还……她还打我头,把那块已经和血粘在一起的纱布打地错位了,把整个都撕开了!我……”…

说到这里,我哭了起来,但手还一直狠狠地指着她,但此刻的哭,仅仅是因为回忆起了那份委屈而落泪,如今能当着马医生的面全部都说出来,还是心里很痛快!

“不是的……马医生……不是的……”那恶心的女人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在向马医生乞求,呵呵,恶人终有恶报!幸好,马医生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,只是对她做了一个“嘘”的动作,然后示意我继续说。

“然后我就睡觉了,然后你就来了,没了!”全部说出,好痛快!接下来我就等着马医生的裁决了!坏人就应该得到相应的惩罚!

“若蓝,昨天晚上给你吃药,你是不是偷偷扔啦?以后要护士喂你了哦!”姗姗从边上过来,也坐在我旁边,搂着我肩膀,关心的说。

“药?什么药啊!”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姗姗,“你说什么啊!”

“第一!栏杆不会流血。第二……”姗姗还没说完,马医生立刻打断:“若蓝,你说的没错,我好好考虑考虑帮你换护士,昨天你委屈了!”

我心里一颤!马医生表面上同意我说的,但我刚才明明看见了……看到……马医生对姗姗使了一个眼色!什么意思?他们之间都有秘密?

“有什么不让说的,姗姗,你说!第二什么!你说!”我立刻站了起来,大声地对姗姗说,而姗姗好像刚才对马医生的眼色心领神会,马上对我改口了:“没什么啦,第二你要好好休息,要不要我今晚来陪你?”

“姗姗!你快说!不然我们绝交!没你这个朋友!”我双手插着腰,实在受不了人家说话说一半的!(未完待续)

东莞白癜风
牡丹江白癜风
延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
东莞白癜风好的医院
牡丹江白癜风好的医院
分享到: